2015-08-02 非遺研究
盤古女媧創世說
——中華非遺原點遺址探析
發布時間:2015年08月02日

在我國古老的神話傳說中,有兩個最顯赫、最偉大的人物,就是盤古與女媧。他們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們共同創造了最偉大的業績,就是開創了世界,孕育了人類,開啟了文明。同時,也給我們后人留下了最美好的故事:開天辟地,化育萬物,造化人類。這些故事家喻戶曉,廣為流傳,載入了中華民族的史冊。

但是,越是美好的事情,往往越會給我們留下諸多遺憾。長期以來,盤古女媧創世的傳說,在傳承過程中卻出現了不應有的偏移,導致人們認識上的誤區,從而造成了兩位創世的主人人為地被分離、被錯位、被孤立,使中華創世神話長期被神話學界認定為是不完整的。正如茅盾在《神話研究》中指出的,中國的創世神話是分散的、孤立的,沒有形成完整的創世神話。

眾所周知,神話就是民族的夢,創世神話不僅是我們民族童年時期的夢,也是我們的先人用神話的形式去講述他們的故事,表達他們的心聲,暢想他們的未來,探索未知的問題,回答人們的追問。所以,這個不完整性帶給我們的不僅僅是遺憾,也帶給我們對中華民族原點文化深深的思考。

我們的創世神話真的不完整嗎?問題究竟出在哪兒呢?帶著這個問題,我想讓大家先了解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就是中原腹地的西華。當你聽完我講述的故事,真正了解了這里的文化遺存、文化現象之后,你一定會有新的認識,得出新的結論。

關于盤古女媧的文化遺存

西華,是河南省周口市的一個縣,地處中原腹地,有古老而神秘的歷史、厚重的文化,用三句話概括就是:黃土下埋藏著中華文明的瑰寶,傳說中講述著中華創世的傳奇故事,民眾間積淀著對盤古女媧崇拜與信仰的深厚情結。

這是一個非常獨特的文化現象。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生長著盤古女媧共同創世的文化之樹,而且歷經滄桑而不移,歷經劫難而不衰。

關于西華縣地域內,黃土下的創世文化遺存:西華曾是黃泛區的重災區,屬黃河沖積平原,很多文化遺跡都被深埋在數米深的黃土之下。這片黃土既給我們帶來了歷史的遺憾,同時也保護了這里大量的文化遺存。這里深埋著古遺址92處,其中古城址12處,古陵及古墓葬群16處。特別是盤古與女媧創世文化遺跡的進一步發現與考證,使西華長期流傳于民間的盤古女媧共同創世的故事,得到了可信性驗證。

在西華縣域內,現在留存下來的,既有盤古寨,又有女媧城;既有盤古墓,又有女媧陵;既有出土的盤古寨磚匾,又有關于女媧的碑文。與之相關的女媧宮、龍泉寺、墓崗寺、盤古井等文化遺跡,就像一個遠古時期的天然“沙盤”共同構成了中華文化原點遺址群。

盤古寨遺址位于西華縣東夏亭鎮木崗寺村東,方圓約1平方公里,過去寨內有村民居住,后因洪水泛濫,村民西遷至現址。該村村民趙克勇上世紀90年代挖出古磚三塊,上有“盤古寨”三字,據專家考證為古代盤古寨寨門匾額。該村村民還挖得石斧一柄,據文物部門考證為新石器時代石斧。

木崗寺村西有盤古墓一處。當地人傳說,盤古墓又叫“五里崗墓”,南北長2500多米,東西寬500多米。墓旁有“盤古井”,歷年洪水、暴雨未曾灌滿。

村內還有墓崗寺遺址一處,今日木崗寺村也因此得名,“文革”期間為避諱改“墓”為“木”。宋朝開國帝王趙匡胤之妹趙三秀曾多次前往祭拜并贈送焚金爐一座,該爐爐頂現存于村民家中。

女媧城遺址位于西華縣聶堆鎮思都崗村。考古發現“該城址呈正方形,分內外兩層,外郭城墻長4000多米,內城墻長1400多米……”為東周城址,屬龍山文化遺址,出土有大量釜、罐、鬲、甕、瓦等春秋時期遺物。城墻下壓著商周甚至8000年以前的古文化遺址。思都崗村一村民在村外挖得一塊古磚,呈正方形,長寬約一尺,厚約二寸,上刻正楷“媧字。經文物部門考證,為明代女媧城城門匾額,現由周口市文物部門收藏。

女媧城遺址附近還有女媧陵,古時有載“望之如山”,后經多次洪水淤積,現僅存女媧陵頂,高6米多,直徑20多米,占地300多平方米。

女媧陵東有龍泉寺,該寺始建于漢代,明宣德至萬歷初年重修。寺內有石碑兩通,刻有“西華治北十五里許,有城遺址,半就湮沒,相傳為女媧氏之故墟也”字樣。

在一個縣地域內,既有盤古寨又有女媧城,既有盤古墓又有女媧陵,有城有寨、有陵有寺,并且城寨相鄰、陵墓相望、廟會相近,東西相距僅幾公里,可以說在全國絕無僅有,獨此一處。

關于盤古女媧共同創世的傳奇故事

這里,不僅地下埋藏著大量文化遺存,民間還流傳著許多盤古女媧共同創世的故事。這個故事的主要內容是,天地未開之時,宇宙像一個大雞蛋,同時孕育了盤古與女媧。女媧又稱盤姑,與盤古是兄妹關系。一萬八千年后,盤古醒來,首開天與地。因天地

要合攏,盤古又支撐天地并與天地共同成長。又一萬八千年后,盤古雙眼化日月,身體化山川田土,并將女媧保護于昆山之上的仙洞中。

之后的故事就以女媧為主體了。講述了女媧補天、化育萬物、摶土造人,和滾石成婚、傳授法術、教化兒女、治水除妖等創世、救世、治世的故事。

在《開天辟地》的故事中,開篇就說“很久很久以前,沒有天,也沒有地,宇宙就像一個大雞蛋,陰陽不分,一片混沌。盤古和女媧就睡在里邊。一睡就睡了一萬八千多年……”。在《救生靈》里邊講道:“盤古開了天,辟了地,自己卻變成了一座大山。山上有一個洞,很大很大,能住好多人。女媧就住在這洞里。女媧很愛這座山,愛這山上的一切。因為這山就是自己的哥哥化成的……”在《女媧補天》中,女媧知道哥哥盤古化作了天地和山川,但也留下了“天缺地殘”的遺憾,為了完成哥哥的未竟事業,她煉石補天。而在補天的過程中,她時時懷念盤古,得到盤古的幫助,使她完成了補天的使命。

這些故事非常完整,非常優美,而且具有教化意義,充滿了正能量,給人以力量。特別是女媧的故事更具體、更細膩、更優美,充滿了生活意味和人文關懷,讓我們感受到一種人間親情和偉大的母愛。

在傳承過程中,還有一種非常奇特的文化現象,就是一代又一代流傳下來的經歌。這些經歌所傳唱的內容與故事傳說大致相同。但是傳承方式更顯神秘,傳女不傳男,因其豐富的內涵和神秘的傳承方式,被有關專家稱為創世文化的“活化石”。這些經歌有長有短,內容豐富,不僅具有經的內涵,詩的意境,還具有歌的韻律,吟唱起來津津有味,朗朗上口。

如,《西華縣志》中收集到的經歌《補天經》開篇就是“盤姑是女媧,女媧是盤姑;手托金山上金山,上了金山來補天……”。《開天歌》“自從那混沌時沒有世界,天地人好比那一個雞蛋;經過了一萬萬八千余年,宇宙間分陰陽產出靈仙;盤古爺盤姑娘一起沉睡,到醒來才知道沒有地天……”經歌《趕罷東陵趕西陵》中唱道“盤古寨,女媧城,還有東西兩皇陵;東皇陵里埋盤古,地皇女媧葬西陵……”現在我們正在挖掘和整理這些經歌,不久后將和大家見面。

關于民間對盤古女媧的崇拜與信仰

當地民間對盤古和女媧這兩位大神的信仰非常虔誠,信仰的方式也非常獨特,保留著很多頗有原始色彩的祭祀活動和祭祀禮儀。比如唱經歌、擔經挑、對功、守功、添墳、焚香、跪拜等。

千百年來,這個地方雖然歷經戰火、洪水等災害,但人們對盤古女媧那份虔誠的信仰始終沒有改變。洪災來了,為了逃荒,人們暫時離開了自己的家園,洪水、黃沙掩埋了這個地方,但洪水退去以后,人們還會回到盤古女媧身邊,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找盤古的墓,去找女媧的陵。重添墳頭,重建廟院,重新祭祀,重續香火。

西華的這種傳統的文化現象歷經磨難,傳承至今,生生不息。特別是歷史上祭祀盤古女媧的廟會活動,盛況空前。經歌《趕罷東陵趕西陵》中對此有詳細的描述:“盤古寨,女媧城/還有東西兩皇陵/東皇陵里埋盤古/還葬地皇(女媧)在西陵/東西兩邊起大會/人們趕會起五更/兩個大神都想敬/趕罷東陵趕西陵……兩臺大戲對著唱/唱出正月還不停……香灰填了幾大坑”。這則經歌不僅生動描述了當地群眾“逛陵”的盛況,而且充分反映了盤古、女媧文化的源遠流長,經久不息。

唱經歌在表演中還有一種奇特現象,演唱者進入“入靈”狀態,不自覺地講、唱、哭、表。每唱到盤古、女媧困苦處,唱者悲聲大放,觀者嚎啕大哭,歌聲如潮水般在廟會上空此起彼伏。這一曲曲來自遠古的悲歌,讓人們仿佛穿越到了洪荒時期,無比真切地感受到了遠古時期人們對生命、生存和美好生活的渴望和追求。

除廟會之外,還有唱經會的形式,家庭祭祀的形式,特別是對女媧的祭祀,更有著一種對母性的崇拜。信女們圍坐在女媧像邊,像女兒對母親那樣,有什么心事就向她傾訴,有什么好事就向她報喜,有什么難事就求她幫助,非常虔誠、坦誠和忠誠。她們表達出的這種情感,這種執著,這份虔誠,是遠古時期母系崇拜特征的延續。

關于盤古女媧創世說的文化思考

近年來,西華縣委、縣政府非常重視文化事業的發展,啟動了“文化建設年”活動,成立了盤古女媧文化研究會,加強了對盤古女媧創世文化的挖掘與推介,把建設創世文化產業園納入了重點工程規劃。隨著對盤古女媧創世說的不斷了解、不斷深入,我們加大了文化研究和推介工作的力度。主要從三個方面對盤古女媧創世說進行了探析。

首先,是對盤古女媧創世說完整性的探析。要說清這個問題,首先要弄清楚一個概念,就是什么是創世?具體包括哪些內容?實際上所謂創世,主要包括創造人類本身及萬物生存環境。具體說來,就是人和空間、時間、世上萬物。根據西華流傳的神話傳說,盤古開天辟地、女媧煉石補天,為人類提供了空間。盤古雙目化日月,開啟了陰陽,讓人們有了時間的概念。盤古身體化為山川大地,女媧造化萬物,為人類提供了生存環境。女媧摶土造人,使世界有了靈性,有了主體,構成了完整的創世體系。

西華流傳的故事和經歌與我們早期的文獻記載也是一致的。在早期的文獻記載中,確立女媧創世地位的有三個核心故事:補天、化育萬物和造人。

在《列子·湯問》中較早地講述了女媧補天的故事:“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媧氏煉五色石以補其闕,斷鰲之足以立四極。其后共工氏與顓頊爭為帝,怒而觸不周之山……”在晉朝張華《博物志》里面也是這樣記載的:“天地初不足,故女媧氏練(煉)五色石以補其闕,斷鰲足以立四極。其后共工氏與顓頊爭帝……。”這說明關于女媧補天的早期記載是一致的,女媧補天與盤古開天處于同一時空,女媧所補之天為盤古開天之后的“殘缺天”。女媧化育萬物和造化人類的故事也發生在遠古未有萬物及人類之前,如漢代許慎在《說文解字》中非常明確地指出:“媧,古之神圣女化萬物者也。”《風俗通》中說:“俗說天地開辟,未有人民,女媧摶黃土作人……”

西華流傳的故事和早期的歷史文獻記載都非常明確地確立了女媧是創世神的地位,而且是和盤古共同完成了開創世界、創造人類的偉大業績,不僅完整而且非常完美。

那么,這樣一個非常完整、完美的故事,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中華創世神話的不完整呢?我們在研究中發現,這不是創世神話本身的問題,而是在故事傳承的過程中出現的問題,是人為因素造成的問題。在唐朝司馬貞寫的《補史記·三皇本紀》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問題之所在。《補史記·三皇本紀》是這樣記載的:“共工氏……與祝融戰,不勝而怒。乃頭觸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維缺。女媧乃煉五色石以補天……”這則神話從時間上把女媧由天地之初拉到了共工氏之后,從地位上由創世神降為救世神,其實質是否定了女媧創世神的地位。

所以,盤古與女媧在神話中的相互孤立與時間上的錯位,完全是在傳承中造成的。是錯誤的傳承造成了時間的錯位,而時間的錯位又造成了中華創世神話的欠缺性和不完整性。這也是西華流傳的盤古女媧創世說,不同于其他地方的寶貴之處、特別之處、關鍵之處。它毋庸置疑地說明,中華民族不僅有完整的創世神話,而且還有獨具民族特色的創世神話,是世界創世文化史上的一個奇跡,是一支盛開的民族之花,是我們的驕傲、我們的自豪,是我們的民族之根、中華之魂、文化之源、夢想之端。

其次,是對盤古女媧創世說原點性的探析。我們所探討的原點文化是神話學意義上的原點文化,是盤古女媧創世說本身所揭示的生命起源、文化起源和民族起源問題。神話講述的是人類童年時期的故事,也是我們先人們的夢想,我們對神話的研究和尊重,也是對先人的勞動和智慧的尊重。通過創世神話這個載體,我們能夠穿越時空,與先人之間建立溝通的橋梁,感受他們的心靈,欣賞他們的智慧,崇拜他們的業績,分享他們的夢想。

盤古女媧創世說給了我們很多隱喻和暗示,讓我們找到了打開心鎖的鑰匙,回答了我們是誰、我們從哪里來的重大課題,讓我們的心靈有了一個名正言順的、美好的歸宿。我們認為,主要有三個方面的隱喻:生命起源密碼、文化起源密碼、民族起源密碼。

第一,生命起源密碼。就是中華民族從哪里來的問題。女媧摶土造人,女媧是我們的始母,這是大家公認的。那么,始母找到了,始祖是誰呢?長期以來,說法不一,實質上在神話故事里面已經告訴我們了,這里面隱含著一個密碼,幾千年來一直沒有被揭開。

首先,就神話說神話,我們來推斷一下,大家知道人是女媧造的。那么,女媧用什么造的人呢?泥土和水。再往前想一下,泥土和水從哪里來的呢?盤古化的,這是問題的關鍵所在。在盤古開天辟地的神話故事里講得非常清楚,盤古死后,“肌肉化田土,血液化江河”,顯而易見,這個泥土和水就是盤古的肌肉和血液,就是盤古的“骨血”。其實,就是用聯系的觀點,把女媧造人的神話與盤古開天辟地的神話聯系在一起,生命

起源問題的答案就非常清楚了,人類來自于盤古的骨血和女媧的創造。盤古與女媧就是我們真正的始祖與始母,我們就是盤古和女媧的后代子孫。

我們的這個發現至關重要,它順理成章地讓我們找到了中華民族共同的根,共同的始祖。中華民族所有兒女,包括五十六個民族,同出一脈,都是一家人,都擁有共同的始祖、始母,就是盤古和女媧。各民族之間的關系是兄弟姐妹間的親情關系,是“一家人”的關系。這有利于增強我們中華民族的認同感、歸屬感,有利于促進民族團結,有利于提升中華民族的親和力、凝聚力。

第二,文化起源密碼。人文始祖到底是誰?文化起源到底在哪?盤古女媧創世神話同樣給了我們答案。中華傳統文化的開啟始于陰陽,后來的五行、八卦、易經等,都是從陰陽開始的。西方文化講究對立與統一,我們講究陰陽互補和對稱平衡。那么,陰陽是誰開啟的呢?很顯然是創世神開啟的。盤古開天辟地,首分陰陽,天為陽地為陰。眼化日月,日為陽月為陰。女媧造人,男為陽女為陰。這是最早的陰陽形態。盤古女媧創世神話中還隱含陰陽互補、陰陽轉換、陰陽平衡等理念。如,盤古死后身軀化為山川大地,意味著以陽補陰,女媧煉石補天則為以陰補陽。這就得出一個結論:盤古女媧開啟了陰陽,陰陽開啟了文明,所以文化的源頭也源于創世。

第三,民族起源密碼。破解了前兩個密碼,民族起源問題自然就有了答案。有了人,有了文化,自然就會有民族。正如女媧經歌里面所唱的那樣,“到后來人口多分開來住,兒隨娘去各地山邊水邊;就這樣人世間有了部族,有部族還得有老娘來管……”這首經歌以淺顯易懂的形式,非常生動地描述了氏族、民族和社會的起源。人多了就要住開,住開了就分散,分散了就會產生不同的族群,但是所有的族群都是從我們中華這個大家庭分出去的,都是盤古女媧的子孫。盤古和女媧的社會形象實際上就是母系氏族社會男人和女人們的形象,這就意味著我們民族的起源同樣也來源于創世文化。

這三個密碼的破解,給我們的啟示就是我們有了共同的根,有了共同的文化源頭,有了共同的精神基因。我們是一家人,中華民族所有兒女都是這個大家庭里的一分子。這一點,是盤古女媧創世說的最大價值所在。

西華的地理位置、地域名稱和民間神話傳說,都指向了中華原點文化。從地理位置看,西華位于中州之中、中原之中、中華之中,這個“中”指向了中華原點文化。從地域名稱看,西華,古稱華邑,是古中華故國。據《陳州府志》記載“華邑,箕子之舊封也”。這個“華”又指向了中華原點文化。從民間崇拜和祭祀的主要對象——盤古、女媧及其共同創世的傳說看,這個地方是神話學意義上的生命起源地、文化起源地、民族起源地,所有這些都指向了中華原點文化。

機緣巧合的是,在中原腹地,除了盤古女媧始祖始母外,還有在民間廣泛流傳的,為中華民族作出巨大貢獻的傳說人物伏羲、神農、軒轅、嫘祖等,如同高高聳立在中原這塊神奇土地上空的一個璀璨的星座,受到中華民族世世代代的敬仰和崇拜。

其三,是對盤古女媧創世說精神與文化價值的探析。盤古女媧創世神話有極其豐富的文化內涵,通過那些美麗的故事和誦唱的經歌,我們看到了盤古、女媧身上所體現的積厚自強、開拓創新、敢于擔當、無私奉獻、追求完美、大愛包容的偉大品格,看到了華夏民族的精神基因,看到了我們今天所倡導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之一脈相承,使我們找到了華夏民族的共同之根和精神家園。盤古女媧一萬八千年的孕育與奉獻,以及他們整個創世的漫長而艱難的過程,就是積厚自強、開拓創新、勇于擔當、無私奉獻、追求完美、大愛包容的過程。梳理和挖掘這一創世神話體系中的民族精神,對探索中華民族思維模式和價值取向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盤古女媧在混沌中孕育了一萬八千年,醒來后一斧開天,這不是積厚自強嗎?盤古開天辟地,女媧摶土造人,這不是開拓創新嗎?天地都是他們開的,人都是他們造的,萬物是他們化育的,還有誰比他們更富有開創精神呢?天地開辟之后,為了讓天地不再合攏,盤古頭頂天腳踏地支撐了一萬八千年,這不就是勇于擔當嗎?盤古死后化山川化江河化日月,女媧化育萬物,他們把自己的一切都獻給了后人,還有誰比他們更無私呢?還有誰比他們奉獻更大呢?盤古開天后仍有殘缺,女媧煉石補天,這不就是追求完美嗎?不論人們如何對待女媧,女媧都以慈母之心幫助子民、教化子民、恩惠子民,這不就是大愛包容嗎?

那么,盤古女媧既然具有如此巨大的功績、如此偉大的精神品格,為什么長期以來卻被淡化和邊緣化呢?為什么在歷朝歷代的祭祀中他們反而遭到冷落,得不到應有的重視呢?我們認為,主要原因有以下三點:

第一,中華民族數千年的封建社會是帝王崇拜的社會。帝王崇拜的主要特征就是皇權崇拜、皇權至上,決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社會組織超越皇權。所以,歷代帝王是“統治者”的形象,而盤古女媧是中華民族始祖始母的文化形象、精神形象,是勞動者的形象、人民的形象。一句話,是“創造者”的形象。盤古女媧創世的過程是漫長而艱辛的,其功績是無與倫比的。對盤古女媧的歌頌實質上是對勞動的歌頌,體現了勞動的偉大,勞動的神圣,是勞動創造了世界,人民創造了歷史。因此,在尚義、尚德的原始社會,盤古、女媧因為貢獻巨大,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然而,進入奴隸社會之后,隨著階級的出現,盤古和女媧愛民恤民救民、勇于犧牲奉獻的精神,與統治階級的政治理念和價值理念產生了激烈沖突,盤古在諸神中的地位也開始發生變化。尤其在封建社會,統治者實行“家天下”制度,視天下為己有。于是,他們就按照封建統治者的需要,讓臣民絕對忠于自己,服從自己,這就必然壓抑和淡化盤古女媧,盤古女媧在我國神話中的地位日漸衰落。

第二,在男權主導的數千年封建社會中,帝王們不希望女媧的地位提升,更不愿意看到女人當權執政。“女子無才便是德。”“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受夫權觀念、男權政治的影響,女媧在我國神話中由人類始母變成了后世神的妹妹或妻子,由第一創世女神變成了后來的救世女神,由始母神變成了從屬神。這實質上也是女性社會地位在不同時期的變化和被邊緣化,女性自然地處于從屬地位,女性的社會地位日漸低下。

第三,社會上對遠古神話的片面性認識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盤古女媧的地位,認為神話人物是口口相傳的,可信度低。其實,神話是一個民族童年時期的故事,是人類早期的一種文化形式,是一個民族口口相傳的歷史。我們對神話的尊重,對盤古女媧的始祖始母地位的尊重,就是對遠古文化的尊重,就是對中華民族老祖宗的尊重。可喜的是,盡管數千年的封建統治者們有意淡化和貶低盤古和女媧,淡化和貶低他們的豐功偉績和奉獻精神,甚至推行愚民政策,搞“帝王崇拜”,把所有功績都歸于帝王一身,但人民群眾并沒有忘記盤古和女媧,沒有忘記為天下眾生做貢獻、謀福祉的人。尤其可貴的是,在民間,在社會最底層,在人民群眾心目中,盤古開天、女媧補天和造人的神話一直流傳至今,他們的偉大功績一直被人們世代傳頌。今天我們重新審視盤古開天和女媧補天、造人的文化內涵,就是要尊重人民的意愿,尊重人民的選擇,尊重人民的智慧、力量和創造。

尤其在當前,發掘與弘揚以創新、擔當、奉獻、包容為精髓的創世文化精神,促進神話復歸和民族尋根,有利于激發先進文化建設的正能量,有利于滋養人們的心靈、陶冶人們的情操,有利于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可以說,盤古、女媧的神話是中華民族精神文明的源頭,而開拓創新、敢于擔當、無私奉獻、大愛包容的精神正是中華創世文化的核心與精髓。盤古女媧創世神話,蘊含著民族、藝術、宗教、風俗習慣以及整個民族精神價值體系的起源,積淀著民族精神的基因。這種精神,不僅具有一般核心價值觀所涵蓋的普遍性、民族性、崇高性的特點,而且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相一致的,是互為支撐的。

盤古女媧為中華后人樹立了光輝的榜樣,讓我們有了精神的力量和人生的方向,讓我們知道了人生最需要的是什么,最有價值的是什么,讓我們有了正確的人生取向、價值取向。這些精神基因就像血液一樣,已經流淌在了我們中華民族的身體里,流淌在我們每一個中華兒女的身上。這種精神基因及其蘊含的豐富的文化內涵,必然形成一脈多族、一源多支的文化形態,這種文化形態決定了中華民族是獨具中華特色的民族,中華文化是獨具中華魅力的文化。同時,也必然引領我們,在今天的商品經濟大潮中,牢牢守住我們的精神之根、文化之根,不斷增強我們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覺,并以此來告慰盤古女媧這兩位大神的在天之靈。

                                                  (文:耿寶山)


耿寶山簡介   
    耿寶山,男,1957 年2 月生,河南淮陽人。他曾任農村黨支部書記、鄉黨委書記和周口市(當時為縣級市)委宣傳部長,川匯區委紀委副書記、書記,項城市委副書記。現任中華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研究員,西華縣盤古女媧文化研究會會長,西華縣人大常委會主任。主要研究方向為盤古女媧創世文化與中華原點文化,提出了盤古女媧共同創世說。
    耿寶山長期致力于中國傳統文化研究,尤其在盤古女媧創世神話和中華原點文化方面做了深入調查、考證,收集整理了大量關于盤古女媧的故事、經歌,對中華創世神話的完整性、原點性、傳承性及其精神價值、文化價值、學術價值等,作了系統的、富有成效的研究,其研究成果受到社會有關方面肯定和關注,對于神話學意義上的生命起源、文化起源、民族起源等核心問題提出了獨到見解。
    今年5 月應邀參加第十一屆文博會“非遺”大會高峰論壇,并作了題為《盤古女媧創世說——中華非遺原點遺址探析》演講。

快3准确定跨度